人文医学
学科简介更多>>
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呼吸内科是以医疗、教学、科研为主体任务的综合性科室,是国家首批硕士学位授予学科,博硕士学位授权点,陕西省优势医疗学科,全军呼吸内科专科中心,全军和陕西省支气管镜新技术和呼吸机临床使用培
预约、咨询电话
咨询电话:029-84777725
传 真:029-84777425
您所在的位置: » 内容
360°评估医师职业精神
作者: 发表日期:2013-11-22

  《士兵突击》中许三多告诉我们,成功者都是那些不抛弃、不放弃,勇往直前的人;医疗行业一个个前辈的成功案例告诉我们,职业精神不是苍白无力的呐喊,而是通往成功道路获得人生满足感的心灵源泉。

  但是,一位工作了10年的医生告诉本报记者,他和他周围的同事,每当听到有人对他们提出“职业精神”就头疼。我们不禁要问,职业精神到底是什么?是专家眼中的,还是患者心中的?是一种自我约束,还是心灵的解码?在职业精神没有清晰概念,没有具体评价体系的前提下,纵使医学教育要把职业精神纳入教学内容,各大医院要把职业精神作为考核标准,职业精神将仍然悬挂在空中而无法落地。

  故此,在近日召开的系列学术会议中,医师职业精神的话题再次成为焦点。卫生部副部长陈啸宏指出,医改要取得成功,不仅需要硬件改善、体制机制创新,也需要精神的引领、价值的支撑、道德的坚守、文化的自觉。

  何为职业精神?

  给某种精神下定义总会有五花八门的答案,中华医学会党委书记饶克勤说,从国际视角来讲,医师职业精神的基本内涵主要包括4大方面:一是独特的技术支持或专业领域;二是医务人员自我管理和行业自律,包括继续教育,规范行业认证准入条件等;三是明确的道德和伦理标准;四是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的奉献精神。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中国项目部主任刘远立则提出,对于“professional”的翻译仅为“职业精神”是不够的,应有技术层面和道德层面的双重内涵,他以此将“职业精神”总结为四项基本原则:掌握特殊的知识技能并持续改进;建立有效的行业资质并不断完善;保护合理的患者利益并始终不渝;推动公益的社会规范并身体力行。

  “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是目前一直在弘扬的北京精神,8个字很好地描绘出北京人应该具备的品德和素养。2011年6月,中国医师协会也用几句简短的话语描绘出了医师的精神面貌,即平等仁爱、患者至上、真诚守信、精进审慎、廉洁公正、终生学习。最后,中国医师协会还提出,医生不仅收获职业的成功,还将收获职业的幸福。

  医师职业精神调查 剖开医患认知差距

  医生职业精神缺失原因

  患者认为:医生职业道德缺失。

  医生认为:急功近利、分配不合理、付出与待遇不符、过于追求金钱、不良的社会环境、利益分配不公等。

  北京协和医学院曾益新校长指出,在思想观念上对职业精神教育认识不到位;对职业精神的概念理解不够准确;在实践方法上无法提高人才质量,不知道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提高职业精神是在教育层面导致职业精神就已经缺失的原因。

  在没有打好基础的情况下,一批批医学毕业生进入临床一线,而此时职业精神的状况也没有得到改善。因为,医患之间认知不同导致做事情、想问题的出发点不同,最终使得职业精神无从谈起。

  卫生部曾经就医师职业精神相关话题做过调查,调查得知,患者认为医生职业精神缺失的主要原因是医生职业道德缺失。而医生的答案则是急功近利、分配不合理、付出与待遇不符、过于追求金钱、不良的社会环境、利益分配不公等。很明显,调查中大众与医生在关于职业精神缺失的原因上有着不同的理解,尤其在体制、物质保障层面,大众并没有体会到其给医生带来的影响和限制。

  刘远立比喻说,一颗树种,要想生根发芽长成大树,必须要有合适的土壤、空气和水。如果从社会契约的角度看待医患关系,医疗环境为甲方,社会为乙方,如果甲方能承诺四项基本原则,乙方应提供三个相应的条件:稳定而较高的收入、充分的行业自主权、较高的社会尊重。也就是说社会契约对医患双方具有约束性,如果不履行这项职责,医生的权力将会被解除或收回。相反,如果不给予医生合理的地位和回报,医生有可能不履行职责。就我国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三个相应的条件都难以达到。

  探索评估之路

  我们一直在要求医生必须具备职业精神,但是,如何评价医生是否具备职业精神,又如何培养医生的职业精神呢?职业精神是否有具体的标准来评价呢?梅奥医学中心给出了答案。

  梅奥医学中心Michael D. Brennan博士介绍,在梅奥医学中心,医师职业精神有着相对完整的培训及评估体系。在这里有两类不同的培训课程,一类是正式课程,即传统教学;另一类是非正式课程,如打造出一种职业精神、伦理被完美释放的环境,让医生们互相观察、监督与学习。他还强调:“医师职业精神与每个人息息相关,也需团队间真诚合作。”

  同为梅奥医学中心医师职业精神及伦理学部的Paul S. Mueller 博士表示,评估体系能起到鞭策作用,使医生更加认真地对待职业精神的培养。而且,如果医生同意被评价,也证明他们认同评价的结果。

  关于评估,一方面梅奥医学中心主动收集被培训者对于培训课程的反馈,另一方面是360°视角的评估。每个利益相关者参与其中,包括同事、上下级、护士、护工、护理点工作人员、患者、投诉者以及被评估者自己等,从多个角度进行评估。在这个过程中,最为重要的是,评估者要开诚布公地提出意见,并确保他们不会因为负面评价受到报复。评估的内容包括学术研究、教学、行政管理等方面,甚至是个人简历都要接受评估,评估结果与个人工资挂钩。

  总而言之,360°的评估是一个评估的组合,以观察为基础,并将评价数据在系统中保存下来。它着重考察医生的沟通交流能力、品质以及受尊敬的程度。360°的评估结果,汇集到一起形成的是宏观而大幅的画面,有值得参考的价值。

  “职业精神的培养是个长期过程,应将职业能力教育与职业精神教育结合起来。无论在实习、进修或者正常的工作中,医生都应该重视职业精神的培养。” Paul S. Mueller 博士补充道。“做到率先垂范,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也是培养职业精神的关键。”Darcy A. Reed 博士认为。

  中国式梅奥的畅想曲

  梅奥再好,也是美国的梅奥,我们能不能有中国的梅奥呢?

  据介绍,梅奥付给所有临床员工的薪水,包括医生和行政管理人员,都是基于纯薪金制,没有奖金。仅从这一点,中国的医院就无法效仿,因为中国的医院还不能完全抛开经济利益这一话题。

  “医生是自然人,必然要求社会对医务人员保持体面的生活和社会的尊重;医生是经济人,必然要求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表达财富的诉求;医生是社会人,要正视职业问题,恪守公民责任,坚守职业底线。但关键是制度安排是否鼓励医生做经济人、社会人,如果制度上需要医务人员和医院创收,追求利益最大化,按项目付费,按药品加成付费,就不能保证医生作为社会人的本质要求。当医生来到患者面前,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在患者身上赚取金钱,我们则没有职业精神可言。”饶克勤总结道。

  在我国,让职业精神根植于医生心中,可以参考梅奥的做法,但又不能照搬。中国医学科学院教授郑超强表示,学习梅奥先要建立系统化的医师培训体系,将职业精神蕴藏于培训体系之中。“医生执业前必须经过严格的住院医师培训,是梅奥在世界上首创并为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实行的医院管理制度,并为此探索完善了一整套的住院医师培训标准,包括医疗技术和为患者服务等多方面。这些做法,如今已被世界医学界广泛仿效。而在我国,还在不断地尝试。”没有全面系统化的培训,360°评估便无从谈起。

权所有: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呼吸内科
咨询电话:029-84777725 传真:029-84777425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新寺路1号